🍧搪瓷叶

姑苏雪埋了一层又一层,他还是没有归来这座城。

2018.11.13宝蓝直播

出来吃糖。。。。小宝直播,提到了SHY哥。我记得有三个地方👀

1.问谁会做饭。宝宝说自己不会,只会泡面😂。The shy可能会。

2.然后有人问生日那条微博,小宝说韩国同岁不分哥哥弟弟 ,只是玩笑🐶

3.玩了一把,宝宝辅助,上单剑魔。说了几句shy哥来了类似的话,真的好几句鸭😁(←这里只是我的理解,小宝就是突然cue到shy爹👀

我马上要开局的时候进去的,可能不全,小天使们可以补充呀。宝宝回基地啦~然后就是女装是不可能女装的🙅

好像除了做饭那里没怎么提到别人吧,阿水说了几句,这个🐶东西刚起,能听到几声,大家可以去看看录播鸭鸭鸭~

【明侦鸡条全员】 寒舍 第一章 下

#OOC预警!请勿上升蒸煮!#


下


鬼鬼上次回家的是在十月一,那时候白敬亭非得要跟她回来,就差满地打滚了。


既然已经把小学弟追到手里,鬼鬼也不是不愿意负责。只是如果就这么随随便便把男朋友带回去,她真是害怕闹出人命。


所以鬼鬼就老老实实的回来,先给家里的老父亲们稍微提一提这个事情……

不出所料的,撒贝宁爆炸了。

但鬼鬼不是特别害怕撒爸比,因为他只是发火的时候看起来比较凶一点,但是其实从小到大都没有舍得碰过自己一根指头。


鬼鬼更害怕的,是一直温暖体贴的何爹地。从小时候起,何爹地就尽可能去理解自己的小女儿,且惯于宽容。他不可能冲着鬼鬼撒火,可是他会自己伤心。

何爹地就只是紧抿着嘴角一言不发,坐在美人塌的边沿自己开导自己——小丫头从小被他们俩管束娇惯,从来没谈过恋爱。这会儿上了大学,也是该找个男朋友了。


只是像是一眨眼,香香软软的小闺女就这样大了,白白便宜了外面的臭小子……


何炅深吸口气,苦苦劝自己冷静。

鬼鬼凑到何爹地旁边坐下,抬手抱住男人的胳膊,小脑袋靠在那个并不算宽厚的肩膀上,拖着甜腻的尾音撒娇:“爹地~不要难过啦。白白人真的很好的……”


气的来回踱步的撒贝宁立马不干了,“好?你一个小丫头知道什么!”

鬼鬼被撒爸比的怒吼吓了一跳,她瞅着爸比马上就要冒火的气急模样,细声细气的劝哄:“所以这不是要他来给你们看看嘛,爸比,别生气了。”

撒贝宁噎了一下,但还是梗着脖子说:“反正我不同意。”


何炅自己的气儿还没顺过来,但还是看不惯撒贝宁跟自己闺女耍赖的劲儿,张嘴就怼:“你不同意?咱家事儿什么时候是你说了算的!”


鬼鬼躲在何炅的颈侧,眨巴着那双大眼睛,一脸无辜。

…

总之见家长这事儿,就算勉勉强强走了明路了。


学校一放寒假,鬼鬼半天都不会多待。白敬亭特意开了辆宝马X5准备带着媳妇儿回娘家,后座跟后备箱塞的满满当当——都是孝敬两位老父亲的礼物。

B市回MG城大概有三个小时车程,这也是撒贝宁跟何炅能够接受闺女离开家最远的距离了。

白敬亭害怕堵车,早上五点半就打电话把鬼鬼叫起来,把车停在姑娘宿舍楼下头等着。


鬼鬼自小就觉多,被娇惯的起床气也厉害,这么早起床就一直吭吭唧唧的。白敬亭也不敢挂电话,怕一摞下手机这小祖宗就又软回床上去了,只能小声的又劝又哄。


外面的天还只是蒙蒙亮,鬼鬼把手机夹在颈侧,迷迷瞪瞪收拾洗漱。白敬亭清冽低沉的嗓音从听筒里面传出来,耳朵有些痒,酥酥麻麻的——

鬼鬼非常,非常喜欢白白的声音。

甚至于让她的起床气也发不出来。

多好听啊。

“白白你等等我,”规整完后的鬼鬼声调微扬,嗓音又甜又腻,“我马上就下来啦!”

然后,我们就一起回家。

*


秦风从泰国回来,就被圈在B市里上学补习,再没有机会出门。跟着他一起回家的唐仁,也就一直陪着照顾自个的大侄子。


趁着放寒假,秦风领着唐仁来MG城玩一圈,顺便来看看在城里生活的亲哥,秦明。

秦风背着个运动背包,一手领着点水跟零嘴,一手拉着两手空空的表舅,在客车站前头拦了辆出租车,直奔MG城里最著名的景点末颐山。

唐仁靠在汽车座椅上,一脸兴趣盎然的看着车窗外头。跟高楼耸立、现代气息明显的B市不同,MG城就像是避世桃源,能看见蓝天青山,街道上的行人像是这里的风,温和缓慢。

秦风扒下红枣核桃的包装皮,把鼓鼓囊囊的一大颗塞进表舅嘴里。索性唐仁瘦瘦小小,嘴到是挺大,几口就给嚼了。


到了地方,最先入眼的的是山脚下一座占地极大的豪华酒店,砖红色的墙皮,没有多余的装饰。唯一的特点大概就是墨黑的牌子,上面是金漆书写的两个篆体字——寒舍。

唐仁跟在大侄子后面走着,突然就感觉汗毛直立。他抬头,建筑上一排排灰白色窗框像是空洞的眼睛。

唐仁抬起手,勾住了秦风的小拇指,轻轻扯了扯。

秦风没有回头,反握住了表舅的手掌,他说:

“没事的。我在这儿。”

他们一起走了进去。

tbc

秦明是张若昀饰演的【法医秦明】中的角色,设定跟昊然弟弟饰演的秦风是两兄弟。家庭经历方面私设如山,不用较真哈。

谢谢大家。

[明侦鸡条全员] 寒舍 第一章上

#主红兴‖魄魄#双北‖秦唐(唐人街探案中秦风×唐仁)‖猪羊‖晨鸥‖魏鬼‖

#披着黑道惊悚悬疑刑侦外衣的狗血小言#全员黑化向预警#团宠鬼团宠兴已弃疗#

#就是一期现实版明侦#所以不要上升蒸煮#死者为小猪#但我们有回忆杀


寒舍


位临寒舍,不胜荣幸。



第一章    上

罗志祥很久没回过家,坐在大果紫檀梳背沙发上头来回的挪动。

跟冷着脸色圆瞪双眼的撒贝宁不同,何炅依然淡然望着自己的养子,紧抿的嘴角天生自带笑意。

“这个可不是我女朋友……”罗志祥挑着嘴角轻笑,像摸小狗一样摸着身边姑娘的头顶,“一个玩物而已。”

“罗志祥!!”撒贝宁怒吼,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何炅看向那个姑娘,声音充满歉疚的柔软,“抱歉,杨小姐。是我们教子无方。”

杨蓉在男人手底下瑟缩,眼圈微红。像是叼在狼嘴里的小白兔,一动不敢动。

成为众矢之的的罗志祥无所谓的撤回了手,毫无顾忌的直视撒贝宁的双眼:“撒叔,您也别教训我了,我就这样,蓉蓉早就习惯了。”

杨蓉冲着何炅微微点头,玫瑰色红润的唇瓣勉强勾起一个角度精准的笑容。

“这次我回来主要是我们老板想来MG城度假……”罗志祥摸了摸下巴,笑的非常灿烂,“撒叔,何叔。我在外边找个工作养家糊口的不容易,这次就麻烦你们二位多费点心。”

撒贝宁长舒了口气,对着快要三十岁的儿子早就不能像小时候那样打骂管教,所以终于没再说其他的。

何炅也不愿意刚一见面就闹得不可开交,只能笑道:“放心吧,远来是客,我们一定会尽心招待的。”

·

张艺兴刚结束了一部电影的拍摄,在横店俩多月。累倒是其次,关键闷在一个地方这么长时间,无聊透顶。

孙红雷其实早就想领着他去哪走走,只是一直没得空。这时候倒是正好,公司里又没什么大事。

黄昏时分。窗帘紧拉着,主卧里面没有光亮。

孙红雷轻推开门,走到床边把埋在被子里头的男孩挖出来,抱在胸前。

“起床了。”

张艺兴一回家倒头就睡,现在也还是迷糊,在孙红雷怀里吭吭唧唧,用额头去蹭男人的颈侧。

黏黏糊糊的,孙红雷在心里轻叱,手上却紧了又紧,生怕把这个小祖宗给摔了。

“下来自己走。”

孙红雷声音粗粝,说话间胸腔细微震动。张艺兴眼皮掀开一点,鸦羽色睫毛颤动一下,又合上了。

“都多大了啊?”男人兀自笑了,心满意足的,抱着怀里的宝贝走了出去。

餐桌上摆好了清粥小菜,还有一小盅枸杞鸡汤。

张艺兴半睁双眼,拿着勺子挑拣鱼片粥里的嫩肉。孙红雷把汤盅向着男孩推了推,“先把汤喝了,养养胃。”

男孩听话的掀开了盅盖,小口小口喝汤。

“小猪哥那边有准话了么?”张艺兴其实也很想出去透透气。他听罗志祥说过几次,MG城只是个不大的山城,城里有座末颐山,风景如画。但因为没有规划成景区,所以游客不多,比较适合他们过个小假期。

孙红雷慢条斯理的夹小菜,没抬眼,“刚打了电话,说欢迎我们随时过去。”

张艺兴看了看眼前的老男人,虽然这人惯于喜怒不形于色,但他还是敏锐察觉到,孙先生好像有那么点不高兴了。

然而张艺兴只是点了点头,没再说其他的。

余晖殆尽,餐厅里现出一些阴影。打扫厨房的佣人走出来打开灯,一切都清晰起来。

tbc

下是魄魄、秦唐场合

激情产粮。暂定是中篇。

感谢观看。

【魄魄】双行道·ç‰µæ‰‹ï¼ˆçŽ°å®žå‘双视角小甜饼)

🍦现实向。双视角。预计三章完工。
🍦没啥剧情就想看他俩腻歪(ฅ>ω<*ฅ)
🍦小甜饼不来一发?
又名:谈恋爱就要从耍流氓开始🐶

双行道·ç‰µæ‰‹

  

白敬亭有些抗拒跟异性发生肢体接触,害羞是个问题,但出于尊重留出安全距离也许才是根本原因——

鬼鬼在认识这个干净腼腆的大男孩不久之后,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其实还挺好玩的,一身空姐打扮的吴映洁拉着白敬亭走向角落。

青年纤细的手腕骨感鲜明,被姐姐柔软滑腻的手心整个包裹。  

吴映洁明显感觉到白敬亭手臂的僵硬,但他还是乖巧微笑着顺从被拽走,大概只是因为他饰演的角色是自己的弟弟。

可是吴映洁就比较喜欢肢体接触,大大咧咧的性格以及这么多年和男同事必要的往来互动交叠养成的习惯。当然缺乏安全感可能也是个问题。

所以白敬亭对于混迹娱乐圈多年的前辈鬼老师而言,是挺新鲜的。她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在工作时候遇见过这样害羞也绅士的男艺人了。

也许出于这份新鲜,也许只是想逗逗这个不经事的弟弟,鬼鬼总是有意无意的触碰这个大男孩——

一个碰巧符合她所有择偶标准却意外稚嫩青涩的弟弟。

当然触碰的方式有很多,交递物件时相触的指尖、进出场时紧握的手腕、无意间相贴的肩膀与胸膛、剧情需要时挎住的臂弯……

而白敬亭,也从一开始不自觉的僵硬挣扎,逐渐习以为常。鬼鬼像是获得某种特权一样可以随时触摸他的手臂乃至胸膛,也能够轻易的拽走这个高大的男孩。


但她从来没有去牵过白敬亭的手。


对于跟其他男艺人来讲这个动作不足为奇,但鬼鬼一直感觉,白敬亭是不同的。

他大概从来没有在戏外主动跟女同事牵过手,而这对于他而言肯定不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动作。

还有一点,鬼鬼摆弄着自己拖地的红色裙摆,她觉得如果自己真的去牵白敬亭的手,他肯定会不自在地挣开。

哪怕这个举动会让女方感觉很没有面子。

而这也不是其他女艺人调侃的或者是媒体形容的所谓“注孤生”。白敬亭只是拒绝暧昧而已,对自己,也对其他人负责。

这大概可能也许,是另一种温柔吧。

明侦第二季收官发布会的后台,鬼鬼仔细打量着眼前西装笔挺眉目清俊的白敬亭,额发上撩的造型让他看上去成熟不少。

“白白你今天好帅啊。”鬼鬼诚心夸奖。

白敬亭低下头露出个浅笑,一手不怎么自然的整理袖口。他好像蠕动了下嘴唇,但最终还是没能说出点儿什么。

索性工作人员开始催场,鬼鬼一手挽上白敬亭的手臂,调整出面对观众镜头的得体笑容。

白敬亭也放松手臂任由她挎着,没有收敛自己的笑意。



“走吧。”白敬亭好像只是不经意的说上一句,声音醇厚。



♥


“你也很漂亮。”

这句大实话,白敬亭吭哧半天愣是没说出来。

眼前红裙曳地明眸皓齿的姑娘正笑意明媚的望向自己,白敬亭就感觉自个儿脸上充血,笨口拙舌到只能傻笑。

鬼鬼原本对他而言只是一个不显老的前辈,白敬亭迎着镁光灯朝前走着,他那时候真的只是对那张跟漫画里头画出来似得娃娃脸实在叫不出“姐”这个字儿来。

鬼老师的性格简直就是白敬亭的反义词,欢脱、闹腾、活泼,还老是迷迷糊糊的。关键一点,总喜欢跟别人肢体接触。

其实白敬亭心里也有谱儿,在这个圈子里头,那些打打闹闹勾肩搭背啥的根本就是稀松平常。只不过他那会儿,甚至于现在对其他异性吧,还是不太能适应。

以前合作那些女同事也不是没有抬手示意过,但是都被他眼疾手快的给躲过去了。

可鬼鬼不一样啊,这姑娘就是能一边笑的跟朵太阳花似得一边极其自然的过来拉白敬亭的手腕,再不就是各种摸摸碰碰。

他自己呢,开始也别扭。但后来竟然发现自己也没多反感,甚至有的时候还自个儿故意往前凑。

但这种行为也只限于鬼鬼。其他的哪怕同组拍戏的女演员,在打板儿之前他也没有任何亲近的想法,能避就避。

即使鬼鬼是唯一那个特例,他们也仍然只有一次牵手——
如果第一次见面礼节性的握手可以算作牵手的话。

彼时他们还是互不相熟的同事,两只手在身前一触即分,白敬亭已经有点寻思不起来握着姑娘手心的触感。


他不经意的捻了捻手指,刚才从台上下来时候他无意间碰到了姑娘的手心,温热、感觉软乎乎。

像是小猫爪子似得让人心痒痒。


所以他就故意找了个机会,像是第一次见面是那样握住鬼鬼的手,说着你好。


姑娘的小手被他牢牢掌握在手里,白敬亭能清晰感觉到他们肌肤相贴处的温软、一阵酥麻直戳心脏。

他嘴上一刻不停,手却紧握,像是突然幼稚了十来岁那样耍赖不愿放开。



这是他们第二次握手,也大概是第二次牵手。

白敬亭觉得这次怎么着也可以算了。

tbc

小透明诈尸产粮。
我统共就萌两对bg。魄魄易昕。你甜6.4kb, ff时隔两年再上kb。你酒村里的生活大概也是6月见……
是想我炸成烟花么(ಥ_ಥ)
无心学习就想刷我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