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瓷叶

姑苏雪埋了一层又一层,他还是没有归来这座城。

【魄魄】双行道·ç‰µæ‰‹ï¼ˆçŽ°å®žå‘双视角小甜饼)

🍦现实向。双视角。预计三章完工。
🍦没啥剧情就想看他俩腻歪(ฅ>ω<*ฅ)
🍦小甜饼不来一发?
又名:谈恋爱就要从耍流氓开始🐶

双行道·ç‰µæ‰‹

  

白敬亭有些抗拒跟异性发生肢体接触,害羞是个问题,但出于尊重留出安全距离也许才是根本原因——

鬼鬼在认识这个干净腼腆的大男孩不久之后,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其实还挺好玩的,一身空姐打扮的吴映洁拉着白敬亭走向角落。

青年纤细的手腕骨感鲜明,被姐姐柔软滑腻的手心整个包裹。  

吴映洁明显感觉到白敬亭手臂的僵硬,但他还是乖巧微笑着顺从被拽走,大概只是因为他饰演的角色是自己的弟弟。

可是吴映洁就比较喜欢肢体接触,大大咧咧的性格以及这么多年和男同事必要的往来互动交叠养成的习惯。当然缺乏安全感可能也是个问题。

所以白敬亭对于混迹娱乐圈多年的前辈鬼老师而言,是挺新鲜的。她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在工作时候遇见过这样害羞也绅士的男艺人了。

也许出于这份新鲜,也许只是想逗逗这个不经事的弟弟,鬼鬼总是有意无意的触碰这个大男孩——

一个碰巧符合她所有择偶标准却意外稚嫩青涩的弟弟。

当然触碰的方式有很多,交递物件时相触的指尖、进出场时紧握的手腕、无意间相贴的肩膀与胸膛、剧情需要时挎住的臂弯……

而白敬亭,也从一开始不自觉的僵硬挣扎,逐渐习以为常。鬼鬼像是获得某种特权一样可以随时触摸他的手臂乃至胸膛,也能够轻易的拽走这个高大的男孩。


但她从来没有去牵过白敬亭的手。


对于跟其他男艺人来讲这个动作不足为奇,但鬼鬼一直感觉,白敬亭是不同的。

他大概从来没有在戏外主动跟女同事牵过手,而这对于他而言肯定不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动作。

还有一点,鬼鬼摆弄着自己拖地的红色裙摆,她觉得如果自己真的去牵白敬亭的手,他肯定会不自在地挣开。

哪怕这个举动会让女方感觉很没有面子。

而这也不是其他女艺人调侃的或者是媒体形容的所谓“注孤生”。白敬亭只是拒绝暧昧而已,对自己,也对其他人负责。

这大概可能也许,是另一种温柔吧。

明侦第二季收官发布会的后台,鬼鬼仔细打量着眼前西装笔挺眉目清俊的白敬亭,额发上撩的造型让他看上去成熟不少。

“白白你今天好帅啊。”鬼鬼诚心夸奖。

白敬亭低下头露出个浅笑,一手不怎么自然的整理袖口。他好像蠕动了下嘴唇,但最终还是没能说出点儿什么。

索性工作人员开始催场,鬼鬼一手挽上白敬亭的手臂,调整出面对观众镜头的得体笑容。

白敬亭也放松手臂任由她挎着,没有收敛自己的笑意。



“走吧。”白敬亭好像只是不经意的说上一句,声音醇厚。



♥


“你也很漂亮。”

这句大实话,白敬亭吭哧半天愣是没说出来。

眼前红裙曳地明眸皓齿的姑娘正笑意明媚的望向自己,白敬亭就感觉自个儿脸上充血,笨口拙舌到只能傻笑。

鬼鬼原本对他而言只是一个不显老的前辈,白敬亭迎着镁光灯朝前走着,他那时候真的只是对那张跟漫画里头画出来似得娃娃脸实在叫不出“姐”这个字儿来。

鬼老师的性格简直就是白敬亭的反义词,欢脱、闹腾、活泼,还老是迷迷糊糊的。关键一点,总喜欢跟别人肢体接触。

其实白敬亭心里也有谱儿,在这个圈子里头,那些打打闹闹勾肩搭背啥的根本就是稀松平常。只不过他那会儿,甚至于现在对其他异性吧,还是不太能适应。

以前合作那些女同事也不是没有抬手示意过,但是都被他眼疾手快的给躲过去了。

可鬼鬼不一样啊,这姑娘就是能一边笑的跟朵太阳花似得一边极其自然的过来拉白敬亭的手腕,再不就是各种摸摸碰碰。

他自己呢,开始也别扭。但后来竟然发现自己也没多反感,甚至有的时候还自个儿故意往前凑。

但这种行为也只限于鬼鬼。其他的哪怕同组拍戏的女演员,在打板儿之前他也没有任何亲近的想法,能避就避。

即使鬼鬼是唯一那个特例,他们也仍然只有一次牵手——
如果第一次见面礼节性的握手可以算作牵手的话。

彼时他们还是互不相熟的同事,两只手在身前一触即分,白敬亭已经有点寻思不起来握着姑娘手心的触感。


他不经意的捻了捻手指,刚才从台上下来时候他无意间碰到了姑娘的手心,温热、感觉软乎乎。

像是小猫爪子似得让人心痒痒。


所以他就故意找了个机会,像是第一次见面是那样握住鬼鬼的手,说着你好。


姑娘的小手被他牢牢掌握在手里,白敬亭能清晰感觉到他们肌肤相贴处的温软、一阵酥麻直戳心脏。

他嘴上一刻不停,手却紧握,像是突然幼稚了十来岁那样耍赖不愿放开。



这是他们第二次握手,也大概是第二次牵手。

白敬亭觉得这次怎么着也可以算了。

tbc

小透明诈尸产粮。
我统共就萌两对bg。魄魄易昕。你甜6.4kb, ff时隔两年再上kb。你酒村里的生活大概也是6月见……
是想我炸成烟花么(ಥ_ಥ)
无心学习就想刷我魄!!!!